当前栏目:新闻资讯

第十四章洛城风云(15/34)

admin / 2020-06-04 01:56

官道中途,必有城镇,就像经脉同密道相连般。当秦履尘抬头仰视之时,正是“洛城”。可惜秦履尘是个地理肓,否则他定会知道武林之中地位显赫的同心盟的总舵正在洛城。同心盟是崛起不久的武林新势力,但风头之劲,与传统的侠义门、紫衣会以及禅宗的心禅宗,净心院,道家的紫虚观相鼎立。不但帮会人数众多,而且人才济济,声势鼎盛,让其余门派亦是望尘莫及,即使是黑道中的巨擘凶师的天劫门亦是不愿与其正面冲锋,何况其它的如心恶宗,天盗派。而且由于同心盟的老盟主白须天王龙扬刚去世,而新的盟主选举在即,是以洛城变得更加热闹非凡。人才多有人才多的好处,此是对于同心盟来说,人才多了反而是种灾难,众多的人才让同民心主盟众实在是无从选择那个作新的一届盟主。秦履尘顺着人潮,进了洛城,藏饰了眼中的精芒,在洛城大摇大摆起来,只要不露出口音,自然别人瞧不出破绽,即使露出口音此时的洛城是天南地北的人无所不有。但机警的秦履尘虽然不明白城里发生了什么事,却感觉到,一种波诡云滴的暗流,仿佛热闹繁华的背景之下,藏着暗波汹涌。秦履尘只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一切静观其变才是正道。秦履尘很快就被人盯上了,他虽然一脸的乱须,还有满头的乱发,但是由于轩昂的体形,虽术也隐藏,但气质会隐约间流露,依然有种让人值得注意的本钱。秦履尘作出无所知的神情,到处知逛,好在还有些珠宝,当触及那些珠宝之时,猛然记起蓝净璃临别时的依依深情,不禁胸口一热,蓝净璃的面容鲜活地出现在脑海。此刻虽是人潮若海,但是失魂落魄的秦履尘却感到无比的孤独,仿佛他从来都不属于这个世界,他并不认识这时的每一个人,每一块瓦,甚至这里的空气都充满燥热,让他感到陌生。但他还是来到这里,来到人潮如海的街道,和那么多人接过背,摩过肩,生命总让他一次又一次去触摸陌生,去感受孤独和无奈。茫然地走着,忽然听到一声惊叫,当秦履尘抬头之时,只见前面出现一辆马车,如同失控一般,疯也似的冲了过来。那匹马居然毫不顾忌前面的人群,横冲直撞而。当秦履尘抬头看之时,那匹马已迎面冲来,旁观的人立即掩目,不忍看到秦履尘惨死于马蹄之下。几乎在千均一发之下,避开已是来之不及,秦履尘沉声大吼,双手直抱马头,马头冲来之势,力若千钧,仍被秦履尘的神力扼住马头,那匹马动弹不得,那马车亦自然停顿下来,随即萎顿,口吐白沫。旁观的人禁不住为秦秘尘的神力吓呆了,忘情地鼓起掌来。此时从后面追来一人,正手拿马鞭,听说秦履尘居然以单人之力,力拒马车,不禁仔细打量着秦履尘。虽然身材较为轩长,但不是那种强横的体魄,要么是具有无比深厚的内力,要么就是拥有天生的神力,但秦履尘这种落魄的神情新闻资讯,双目虽然有神新闻资讯,但绝不像高手的风范。那人走到面前新闻资讯,朝秦履尘拱手道:“小手徐晃,多谢兄台解困,不如由小弟作东,以谢兄台出手相助之情。”说完即把臂热情相邀。秦履尘本欲拒绝,但徐晃把臂相邀的诚意让他难以拒绝没办法,只好随徐晃到了酒馆。酒馆居然相当豪华,徐晃看来并不是巨富商贾,但出手亦够豪卓,几十两银子出手,眼睛亦不眨一下,让秦履尘暗自叫奇。两人饭菜过半,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徐晃说道:“不知秋兄有何打算!”当徐晃问及他姓名之时,他随即自称秋净山,以秋沐雨的姓为姓,蓝净璃的中间字为第二字,以秋蔚山的末字为第三字,听起来像秋蔚山的兄弟。秦履尘沉吟半响,随即说道:“我秋净山浪迹天涯四海为家,如同无根飘洋,飘到哪里是哪里,也没有什么打算!”这句话却是秦履尘的真心话,丝毫没有任何的作伪,满脸的真诚让徐晃在喜于色。徐晃试探地问道:“秋兄有没有落脚的想法?”秦履尘立即明白徐晃的语意,仍是漫不经心的道:“我也想静一下,这么多年以来的漂泊江湖,也都有些累了,可惜没有扎根的地方。”徐晃立即说道:“不瞒秦兄,我正是同心盟四大堂主之一的风云堂堂主战云手下的一名香主,我们堂主正需要像秋兄这样的人才,不知愿否高就。”秦履尘故意皱眉道:“堂主是多大?”徐晃得意道:“同心盟的堂主权力仅比帮主和副帮主小,仅风云堂下就有帮徒几千,战堂主更是英明神武,实是领袖之才,江湖豪杰无不敬仰而争相归之,秋兄放心,以秋兄的身手,堂主必不会亏待于你。”秦履尘沉吟半晌,抱头看见徐晃急切的眼神,才说道:“这样吧,先让我想一下,想通了才和你联络,毕竟为人办事,意味着要牺牲一部分自由,你说呢?徐香主!”秦履尘故意道。徐晃知道秦履尘似乎有意时,不禁大喜,连忙告诉他联系的方法便离秦履尘而去。秦履尘找了个客栈,狂睡一天后,按约定的方法找到了徐晃愿意加入风云堂,徐晃不禁喜形于色。当秦履尘被带到风云堂堂内之时,正见一位年约四十左右的中年人浓黑的眉毛,精光闪闪的眼睛,宽阔的眉头显示出超人的智慧,同时给人一种精悍和睿智的感觉,身体比秦履尘稍矮个几许,但比一般人亦是高出半头,比秦履尘长得更为厚实,此人即是风云堂堂主战云,秦履尘猜想道。当秦履尘走进堂内之时,战云抬起头来,盯视着秦履尘,秦履尘夷然不惧,亦毫不畏缩,面对战云咄咄逼人的目光,针锋相对。战云哈哈大笑道:“这位秋兄弟果然不错,不但神力无比,胆量亦是上等,希望秋兄能留在风云堂,助战某一臂之力。”秦履尘知道该自己表态了,恭身答道:“属下秋净山,参见堂主。”这就表明,秦履尘向风云堂主战云效忠了。战云不禁畅声笑道:“风云堂从此多了一名好兄弟,秋兄弟这几天先歇息一下,过几天我就在堂里安排一个职务,然后再给你职任范围。”秦履尘终于感觉到自己总算安定了下来,虽然是以秋净山的名义定下来,但总比剑林追杀之中安逸得多,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网站特别这种生活对于秦履尘来说是另外一种陌生的生活方式, 云南快乐十分充满了新鲜和好奇的感觉。战云给秦履尘安排了一个监查使的职务,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居然排在徐晃之上,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网但权限并不是很大,只是侦查堂中弟子是否有违帮规帮记,其实是个闲职,但秦履尘却是不在乎,反而落得一身清。半个月后,才对同心盟的现状有个初步的了解,原来自盟主白须天王龙扬猝逝之后,副帮主亦是外游几年至今未归,盟中不可一日无主,是以要从四位堂主中选出一个作为盟主。同心盟四名堂主都是智勇双全的人物,第一堂即是秦履尘所在的风云堂,堂主战云江湖号称战神,不但为人勇武,而且沉稳而足智多谋,第二堂闪电堂,堂主狂刀黄啸,一手狂刀法智勇超全盟,而且为人忠义而耿直,第三堂烟雨堂,江南烟雨魏青黛是四名堂主之中唯一的女娃,却是老盟主的著名的智囊之一,而且出身江南家门,身世显著,年纪更显年轻,年刚过二十,可见其才华是何等的脱颖而出,第四堂霜雪寒江钓叟柳铁渔,是其中资格最老,声誉最高的一位,与老盟主白须天王更是交情至深。所以说到最后盟中选谁为盟主,让盟中之人足伤透脑筋,而且各堂亦是并列平线,没有上下高低之分,几乎相当于四个诸候国,各堂因为盟主之位,是互不服气,相互争斥,发展到如今,几乎快要到火拼的地步,一系列的明争暗斗,让人头脑生疼。所以各堂开始不断扩充势力,似逐步增强自己的力量,所以徐晃看到像秦履尘这样的人才,即热切邀请他加盟风云堂。因为各堂均保持同样的心理,所以一个小小的洛城此刻已是风起云涌,而且到了八月十五日中秋之时,同心盟选盟主大会亦将召开,各堂为了取得盟主之位,到处招兵买马取得主动的形势。战神战云是个非常有眼光的人,秦履尘一看他的战略就对他产生这样深刻的认识。当别的是不断的扩充势力,人数剧增之时,战云都保持一种松弛有度的步骤,尽量吸取精英分子,兵不在多,而在精,虽然人刚四十上下,但仍然拥有过人的魄力,让手下人甘心受命,内部上下齐心。秦履尘整理了头发,换上有风云堂标志的衣饰以后,仍然满面胡须,刚欲出门,便听到门外隐隐传来脚步声,那的确是战神战云的脚步声,战神战云体态雄伟,步伐亦显得豪迈有力,所以节奏不但缓慢,而且沉稳,显出雄浑的内力和稳健的性格。当战神战云前脚刚踏进秦履尘住房时,发现秦履尘早已整好衣冠,气定神闲,仿佛早已在等候他的光临一般,不禁眼里闪过一丝异色,随即朗笑道:“秋兄弟果然不同凡响!这几天战某一直奔波于堂务,是以一直没有来探望秋兄弟,秋兄弟不会见怪吧!”这种礼贤下士的胸襟气魄,让秦履尘有些受宠若惊,新闻资讯恭声道:“堂主您日理万机,秋净山怎敢妄想,请坐。”说着,又亲自为战神战云沏杯茶。战云打量了一下秦履尘的房间,一切简简单单,倒是秦履尘的行囊打量了几眼,随即低头喝茶。秦履尘略微想了一下,随即说道:“堂主来找净山是否有话对净山说?净山洗耳恭听!”战云出奇地看着秦履尘,秦履尘坦然对视,半天战云才说道:“秋兄弟果然识透我心,我也直话直说,怒我直言,江湖中还从未听说有秋净山这个字号,不知秋兄弟有何见教?”秦履尘坦然说道:“秋净山虽非我实名,但也相差不远,我名声低微,是因为刚出茅庐不过请堂主相信,秋净既入风云堂,自当为风云堂出力。”秦履尘的语音铿锵有力,任何人都难以怀疑他的真诚.战云盯着秦履尘的眼睛,耸然起立,道:“多谢秋兄弟!说实话,我一见秋兄,就觉得秋兄绝非凡夫俗子,精隼内敛,气势如峙渊岳,所以战某恳请秋兄能助战某一臂之力!”秦履尘站起来,伸出右手,被战云那双同样阔厚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信任和真诚的暖流从手心流过,两人同时会心地笑了起来。与此同时,秦履尘新的一段人生从此开始。〖jz〗※〓〓〓〓※〓〓〓〓※秦履尘以秋净山的名字加盟入风云堂,并时常伴随战云,出入风云堂,成为战云倚重的重要人物。风云盟每月举行例会,商讨盟中的重要事议。作为选拔盟主这等举足轻重的大事,堂主的参与是必然的,随从限制仅带两人。战云所带两人正是秦履尘和其重要谋士翟云。翟云一看,反而根本不像一个江湖人士,而像一个教书的生先,一身袭青衣,白净的皮肤,下巴上几绺青须,却生得异常的飘逸,双目亦是经常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时而隐入沉思,时而侃侃而言,字字玑珠,吐辞清雅,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是风云堂里重要的人物,深得战云的倚重和信赖。同心盟的同义厅并没有与其鼎盛的气势相匹配的会厅,反而显得有些简陋,仅设有八个席位,除正副盟主在堂上之外,会厅两侧分别是四个堂主之位,还有两名专事记载的形同文书的人物。由此观之,已故盟主白须天王龙扬的确是个当领袖的当代英雄,一切都要从简,使盟众忘却骄奢之心,而注重实务,同心盟以一种新的势力,同各大传统门派争雄并立,决非侥幸。由于正副盟主,一个新故,一个远游在外,音讯全无,正真在会的主要是四名堂主,由于他们地位平级,反而显得群龙无首般。厅里除了四名堂主和两个文书以外,另外四名堂主各两个侍从,总共十四人,集体讨论八月十五中秋节选盟主的大事。由于这导性的正副盟主的不在,反而大家陷入沉默之中,秦履尘则肃立于战云背后,与翟云分侍战云两侧。秦履尘忽然感觉到有人正在打量自己,从眼光射来,角度应是烟雨堂主魏青黛。从战云口中得知,此女出身江南世家,家中不但财富可以敌园,而且亦是武林之中的大家,不但生得异常美貌,常以翠巾蒙面,而且功力异常深厚,不但是世家之中出类拔萃,在盟中亦是超绝的人物,更为厉害的是智计超人,要不然以如此年轻的身份,占据同心盟四大堂主之一,可见其实力之雄厚。秦履尘没有抬头去迎接那妙视,反而低眉,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味道,既有韬光养晦的一面,亦有示威的性质,叫人不敢小觑。一声轻脆如百鸟和鸣的声音从众人耳边响起。“战兄何时邀请这样杰出人物,何不介绍给众位认识一下?”说话的正是出身于江南世家,素有女诸葛之称的魏青黛。秦履尘想不到自己会突然成为公众注意的人物,的确对于堂中人来说秦履尘是一个新面孔,立刻其余十三人以打量的眼光盯视着秦履尘。战云站起身来,对着众人说道:“这位是我的好兄弟秋净山,刚从远方归游回来,净山,还不见过众位堂主和兄弟。”秦履尘走出战云的背后,朝在座的人一拱手,道:“秋净山见过三位堂主和众位兄弟,请多多关照。”看到烟雨堂主如此关注的人物,众人知道烟雨堂主魏青黛虽然年轻但是深有眼光,智计过人,所以情不自禁关注了一下这名风云堂新加盟的人物。坐在战云对面的是霜雪堂主柳铁渔是盟中的元老人物,虽然年近七旬,丝毫没有苍老之态,反而显得老当益壮,宝刀未老,满头苍发,满脸红光,眼中更是精光灼灼,精壮的身躯亦显得气势逼人,但为人却相当的谦和,丝毫没因为自己的地位超然而倚老卖老。眼光扫过秦履尘的面孔,随即闭上,仿佛一副事不关已,不管世事的模样。斜对面的正是烟雨堂堂主魏青黛,倒是被其打量几眼,一双妙目异光连闪,显示出深厚的内力。当秦履尘抬头之时,正好迎上魏青黛停驻的目光,秦履尘不禁一怔。魏青黛的身上丝毫看不出江湖人的形迹,反而显得像具名门闺秀。一身翠绿的衣裙,丝绦系胸,勾勒出纤腰一束的细态,头发青丝如云,典型的宫装头饰,双鬓挽起,高耸而上,髻上插着珠翠,闪着毫光,一动之时颤颤巍巍,长发披在肩上,如同黑色瀑布。以一条翠绿的色巾蒙住面孔,让人充满了各种美妙的幻想,丝巾上面略露出小巧的鼻梁,一对妙目时而显出巧美嫣然的神情,给人一种非常尊婉的怜人情绪,微风拂过时,可以看到其美丽无比的面部轮廓,绝对是一个美人胚子。有谁会想到这样一个外貌弱质婷婷的大家闺秀就是名震江湖,同心盟四大堂主之一,不但身负绝学,而且智谋过人。秦履尘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随即后撤,回到战云的后侧。倒是闪电堂堂主狂刀黄啸,不改的一副冷面孔,给人一种杀气严霸的感觉,不怒而威的浓眉分洒,煞气露于眉睫,冷漠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高耸的鼻梁露出一种强悍的气概,眼神更是锋利如刀。他的身形反而不如神情的强悍,比一般人略高,但相当的壮硕,有种横向发展之势,双臂犹显得粗壮,分明的肌肉,块块连接,形成一道道的如山岗般的背脊,显示出强悍的背力,的确是一名超级斗士。战云咳了一声,以转移话题,清声道:“离八月中秋剩下二十多天,不知诸位堂主是否想出选拔盟主的方案。”这才是今天会议的核心话题,一触到这种敏感的话题,几乎所有的人露出倾听的注意神色,当然除了秦履生和两名文书外。主要是秦履生目前还不清楚同心盟盟内的形势,而两个文书亦是觉得谁当盟主都是一个样,他们始终是争着手中笔,不断地记录书写,仅此而己。作为资格最老的霜雪堂主柳铁渔,叹息道:“想不到老盟主仙逝后,会留下这种难题给我们,我亦是老骨头一把,什么盟主之位,已非我这种老骨头所有承担,你们三位自行商量,到时通知我这把老骨头就行了,我先告辞了。”说着也不理众人的反应,起身离座向厅外走去。众人看着柳铁渔的背影消失在厅门口,一时心中不知是喜是悲,这位为同心盟奔波一生的长者就这样抽身而去,丝毫不计功名利禄,众人面上不禁黯然,露出一种难以抑制的悲哀。战云最是尊敬这位与自己平级的堂主,自己可以说是在这位长者的眼皮底下脱颖而出,成长起来的,一种难以表达的苍凉尽付一叹之中。魏青黛也愣在那里,估不到柳铁渔说走即走。狂刀黄啸到一脸的冷漠,让人丝毫猜不透其心里的变化。战云半天才说道:“盟中不能一日无主,选盟主在即,我们今天必须拿出一套方案,我建议四帮众合众先出我们的盟主,谁的票权最多即为盟主,至于候选人,每堂可拿出三位,连同我们三人,共十五位,谁要数多,推举为盟主。”三人似乎想到这类问题,而且推知最终亦可能是这般方案,一切均在秦履尘的意料之中,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意见,一致欣然通过。在归途之中,战云不言不语,直到快要回到风云堂之时,战云才叹道;“想不到为了盟主之位,以往一向热闹非凡的会厅会如此冷清,好像兄弟之间无形之中形成隔膜,先是柳堂主的离去,然后是大家默然通过我的决议,说明各人都有了自己的打算,我忽然觉得眼前的同心盟已非昔日龙盟主所领导的同心盟,现在是人心涣散,各自离心啊。”翟云随即说道:“同心盟作为武林之中的大盟会,应该为武林匡扶正义,堂主绝不能因为一时负面情绪而消极面对,我们应从大局着想,请堂主三思而行。”战云不禁一怔,翻然悟透,翟云的确是风云堂的重要人物,一席话说出来,就让战云恢复自己的神智,积极面对现有的局面。倒是秦履尘却不言语,战云随即问道:“净山,以你看,我们现在的形势怎样?”秦履尘摇了摇头道:“形势依然不明朗,我还不大清楚,不过我只想向堂主,盟里面谁对当盟主的态度最积极,希望堂主不要因为一进情绪忘了防范。”秦履尘的冷静让战云顿时如浇冰水,战云立即抛却眼前的愁云迷雾,而是迅速开动脑筋,以同心盟的利益为重。

,,贵州快3投注
浏览: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甘肃快3走势图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